• 委内瑞拉的至暗时刻:通胀冲破天, 半年230万人逃离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8-10-20 03:09:47 来源:时代周报
  • 而他的学生们,每年有两个“法定”看望老师的日子,每年元旦和4月17日老师生日。

    [摘要] 委内瑞拉年度通胀率已经超过82766%,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将达到1000000%。这将超越 1923 年的魏玛共和国,逼近 10 年前津巴布韦的通胀水平。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徒步穿越315米的西蒙玻利瓦尔大桥,从委内瑞拉到哥伦比亚,需要忍受猛烈的阳光、风沙和拥挤人群的推撞。但每天仍有数万名逃亡者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在他们看来,身后的祖国没有食物、药品和未来。

    委内瑞拉年度通胀率已经超过82766%,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将达到1000000%。这将超越 1923 年的魏玛共和国,逼近 10 年前津巴布韦的通胀水平。

    8月17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Moros)在电视上向民众呼吁:“我希望我们国家能够恢复过来,我有方案。相信我。”

    3天后,“主权玻利瓦尔”货币正式推出,替代原有的“强势玻利瓦尔”。前者与后者的兑换比为1:10万,同时新旧货币将并行流通,直到旧货币被逐渐淘汰。同时,马杜罗还宣称新货币将与他鼓吹的国营加密货币—“石油币”挂钩。

    但是这一“搏命式”的货币改革能否奏效尚未可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接近瘫痪的国家,正在经历它的至暗时刻。

    失落的石油之国

    “一个月工资不够换个新鞋底。”今年6月底,41岁的委内瑞拉中央大学教授伊巴拉在推特上发文称。进入7月,情况并没有好转,想在首都加拉加斯的玻利瓦尔广场喝杯咖啡,需要支付250万的账单。

    所谓通胀猛于虎。西蒙玻利瓦尔大桥成了无数困于饥饿、疾病和绝望的委内瑞拉人的求生之路。联合国数据显示,截至今年 6 月,已经有 230 万人逃至周边的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西、秘鲁等国,这个数字在去年底为160万。

    曾经的委内瑞拉是拉丁美洲人均GDP最高的国家,现在马拉开波湖区的1.6万口油井仍在尽力吐出石油,但这令人着迷的黑色液体已经拯救不了它的主人。

    1999年,被称为“拉美强人”的查韦斯上台掌权。靠着占外汇97%的国营企业石油出口,推动收入重分配、实施社会福利政策,让全国约1/3人口接受政府补助,但这种散财济贫的方针造就了委内瑞拉脆弱的经济结构。

    进入21世纪,一路走高的油价让委内瑞拉进入黄金年代,2008年甚至刷新了140美元/桶的高位纪录,这一模式也被后来临危受命的马杜罗所沿用。

    查韦斯在位期间,将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视为提款机,维持对石油公司的掌控,安插心腹。等马杜罗接手时,委国的石油产量已经减少了25%,加上几年间国际石油价格从100美元/桶被直接腰斩,随之而来的2014年的经济大崩盘,从此委内瑞拉经济一蹶不振。

    发行数字加密货币“石油币”

    今年5月20日,马杜罗再次拿下大选,也意味着他将继续拖着这驾千疮百孔的马车再跑六年。

    8月4日下午5点41分,正在发表公开讲话的马杜罗在一声巨响后,抬头望向天空,脸上带着一丝迷惑。这次利用无人机的刺杀并没有奏效,但动荡的政治为满目疮痍的经济建设又添上了重重的阴霾。

    除了政治上的争议,马杜罗在经济改革方面与历届前任也是一脉相承。每次的油价下滑都如同蝴蝶的翅膀,总能扇起一阵金融风暴,对此,委内瑞拉领导人的做法可谓简单粗暴—疯狂印钱。和多数新兴市场国家一样,委内瑞拉面临着产业结构单一、外汇储备不足、经济生态脆弱等问题,因而几乎每次货币改革都难以摆脱恶性通胀的梦魇。

    今年2月份,马杜罗政府发行了数字加密货币“石油币”,每个石油币都有委内瑞拉的1桶原油作为实物抵押,但不能直接兑换石油。此前马杜罗一直强调这是第一个由主权国家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但在不断锐减的石油产量和孱弱的政府信用面前,投资者们仿佛预见到了自己成为韭菜的命运。

    “一个庞氏骗局。”美国分析师们判断。“还不如选择与独角兽挂钩。”投行加拉加斯资本市场(Caracas Capital Markets)负责人拉斯?达伦(Russ Dallen)表示。

    就在马杜罗改革方案实施的隔天,多个反对党派均号召支持者组织全国范围的持续抗议示威和罢工,以抵制改革措施,并称这些措施将导致通胀失控、企业倒闭和工人失业。

    谁来拯救委内瑞拉

    马杜罗的货币改革主要有三个内容。

    此次发行的“主权玻利瓦尔”最低面额为2,最大面额为500,简单来说,兑换率相当于在原有的“强势玻利瓦尔”面额后面,直接去掉5个零。

    与此同时,马杜罗并没有淘汰旧货币,而是双轨并行,按他的说法就是任由“强势玻利瓦尔”自动消亡,这无疑加重了货币市场的混乱。据媒体报道,发行以来,首都民众前往自动取款机取钱时,被限制最多只能取到10“主权玻利瓦尔”,甚至黑市的美元交易也在混乱中暂停。

    政府主打的“石油币”也与“主权玻利瓦尔”挂钩。将其作为国内计价基准,规定一个“石油币”(价值约60美元)等于3600新货币。在ICO遭遇凛冽寒冬的背景下,马杜罗仍将希望寄托在虚拟货币上,也难怪被称为“搏命式”的改革。

    “将主权玻利瓦尔与‘石油币’挂钩等于没有与任何东西挂钩。”经济学家路易斯·比森特·莱昂(Luis Vicente León)批评道。

    马杜罗还将国内最低工资较之前提高了3500%,也就是1800“主权玻利瓦尔”。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今年以来第五次提高最低工资水平。此外还包括实现零赤字的财政政策、调整征税频率、大幅提高国内汽油价格和政府向中低收入民众发放相关补贴等。

    随着国内外局势愈发紧张,马杜罗这位掌舵人要面对的依旧是眼前重重的迷雾。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委内瑞拉 时刻 半年 的报道

  • ·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富二代”黄金单身汉(2018-10-20)
  • ·委内瑞拉的至暗时刻:通胀冲破天, 半年230万人逃离(2018-10-20)
  • ·告别时刻的生活版布什(2018-10-20)
  • ·朝韩“全面对抗”尖峰时刻(2018-10-20)
  • ·朝韩“全面对抗”尖峰时刻(2018-10-20)
  • ·朝韩“全面对抗”尖峰时刻(2018-10-20)
  • ·朝韩“全面对抗”尖峰时刻(2018-10-20)
  • ·扎克伯格的“至暗时刻”(2018-10-20)
  •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个税征求意见稿定了5000元的基调,有人说要提到2万元,可能不是特别现实,所以我们提了8000元的标准。 我的判断是,免征额百分之百会提高,但是否能提高到8000元,未知。”

    广东省商务厅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实际到资超5000万美元以上的大项目51个,到资金额82.5亿美元,分别增长41.7%和34.6%,一批高质量制造业项目加快注资。

    “以后退出的公司会越来越多,因为法律上要求所有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都要转型。”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赵全厚此前向媒体表示。

    今年初,临川区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钱明奇的儿子给去年被免职的临川区委前书记傅清和前区长习东森写感谢信。“他说,政府即将安排他们复出,需要有舆论支撑。无耻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时隔仅110天后再次发生恶性事件,滴滴顺风车遭遇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公众信任危机。

    在马原看来,拉萨和南糯山两段生活里创作出来的作品在精神气质上是一脉相承的。就像那句多次出现在书中,又常被媒体引用作为标题的“那个写小说的汉人”一样,形成了某种环状的呼应。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
    本站所刊登的时代在线及时代在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
     
    杨洋 青罗温 张江镇 分金街 平泉道
    小马 簸箕山 槐阳镇 上马墩 一多楼